老公吃软饭指望我父母买房

导语:尽管文伟口风严实、滴水不漏,但还是被我发现了他的秘密:原来,文伟在另一个城市里有个交往了3年的同居女友。东窗事发后,那个女人把他扫地出门(之间,文伟曾向我炫耀,说那套不错的公寓是他的房产)。

甜蜜网恋,一见如故

我和文伟是在网上认识的,聊得熟了,便在现实中见了面。文伟风趣健谈,颇具男人魅力,我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对他心生好感。那天我们聊了很长时间,几乎整个下午外加半个晚上,文伟言语生动地讲述了他极为传奇的身世:母亲早亡,父亲出走,自己努力打拼,不甘人下,终于换得今日的成功。我被他的性格魅力所折服,很快,便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
那时,我们分处在两个不同的城市,文伟每个月来看我一次,每次待上半个月,这期间,文伟总是有很多电话、无数短信,但我一点儿都不奇怪,因为文伟跟我说过,他是一家品牌电器的销售总监,业务繁忙。

我们的恋情一帆风顺。我带着文伟去见了父母,两位老人很满意。文伟天生就有这种本领,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陌生人信任并喜欢上自己。在家人的默许下,我和文伟的关系逐渐稳定,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,照这样下去,也许我们很快就会领证结婚。

尽管文伟口风严实、滴水不漏,但还是被我发现了他的秘密:原来,文伟在另一个城市里有个交往了3年的同居女友。东窗事发后,那个女人把他扫地出门(之间,文伟曾向我炫耀,说那套不错的公寓是他的房产)。我见过那个女人,有车有房有事业,除了不够年轻不够漂亮,其他的都无可挑剔。跟文伟分手后,女人约我谈心,并把文伟的老底兜给了我,她说文伟的工作、住房、学历都是假的,而且之前还离过婚。

知道这些事情后,我当然不能再跟这个满嘴谎言的男人继续下去,但文伟却很执著,而且他装起可怜来也很有一套,又是流泪又是下跪。他跟我说,那个女人在诽谤他,是因为得不到他而实施的报复,如果我跟他分手,就正好中了那个女人的圈套。也许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也许是对文伟还心存一丝希望,更重要的是,所有的事情我都无从查证,后来我又半信半疑地再次接纳了他。

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,文伟孤身来到我所在的城市,他说他要跟往事决裂,让一切重新开始。后来我才知道,事实是当时的文伟已经无路可走,那个女人断了他的所有后路。

虚伪丈夫,满嘴谎言

我和文伟同居了,日子过得风生水起,文伟对我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。最难得的是,他跟我父母的关系特别好,我妈总是跟我说:“文伟是个好男人,一定要抓牢。”

文伟之前做的是销售工作,我便托朋友让他去了一家大型卖场,工作环境不错,薪酬待遇也高。一切都很美好,在这种虚幻的美好光环下,当年年底,我和文伟便领了结婚证。

结了婚,一切尘埃落定,文伟便有些“装”不下去了。刚过完年,他便被单位辞退,在家闲了两个月后又去了另外一家公司,可这次的时间更短,只待了一个月便再次赋闲在家。这样一来,养家的重担就落到了我一人身上,苦不堪言。

文伟还特别喜欢玩,总是花言巧语地说服我和他一起消费,短短半年的时间,竟把我这几年的存款花干荡尽。住在租来的房子里,存折上的数字不超过四位,文伟却一点儿都不着急,每天只在家里打游戏、偷菜,只要与钱有关的事情都让我去应付。

同在一个屋檐下,时间久了,我发现文伟的毛病越来越多。没钱、没学历也就罢了,偏偏还要在别人面前装大款,除了吃饭无所谓,其他的什么都挑剔,而且大事小事都要自己说了算。

为了让家里宽裕一些,我又托朋友给文伟介绍过几份工作,但他都不满意,不是说不够体面,便是嫌工资不高,反过来还埋怨我拖了他的后腿。前段时间,他不知听了什么人的忽悠,非要在淘宝上开网店,可折腾了好几个月也没能开起来。没开起来也就罢了,最可气的是文伟把责任都推到了我身上,怪我不支持他的事业,不了解他的产品信息。我气急了:你自己要开店,为什么要让老婆去了解产品?

家里的经济条件越来越糟,吃穿用全靠我一个人张罗,说白了,就是我在养着他。可文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似乎很享受这种境况。

结婚后,我们一直都是租房住,文伟从未想过自己买套房子,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父母身上。文伟的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的:让我父母卖掉老家的房子,把钱拿到这里来再买套新房,然后大家住在一起。这样一来,他便什么都不用操心了。文伟还经常给我父母打电话,劝他们多存钱,当然,话说得很漂亮:“以后都是你们外孙的。”

离婚念头,潜滋暗长

为了省钱,我什么都不敢买,必需的生活用品就去网上淘便宜货,偶尔吃顿肉都得算计半天。

再说说我自己,单位不错,工资不低,条件不差,当年就是被文伟的海誓山盟迷了心窍,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有时候我问自己,到底是在图些什么?

榨干了我也就罢了,但文伟还嫌不够,整日打我父母的主意,甚至在家里指桑骂槐,他嫌弃我父母工资低,没存款,“但凡他们有点儿积蓄,咱们俩也不至于这么辛苦”。他让我打电话告诉我妈,以后他们的事情与我们无关,“生病、养老的钱请他们自己攒够,不要指望我们一星半点”。

其实,离婚的念头早就有了,但我天生耳根子软,每次一张口,便被文伟的甜言蜜语哄得晕头转向,立马又不计前嫌地跟他过日子。可过日子是需要钱的,我跟他谈过无数次,希望他能尽快找份工作,帮我减轻些负担,但文伟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当时满口答应,背过脸去便忘得一干二净。

有次,我实在忍受不了,便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说出了离婚的想法,妈妈问我为什么,我只说性格不合,而他那些不负责任的心态、殴打老婆的言行,我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。

是我太要脸面了。当年一个人去了离家几千里的地方读大学,毕业后又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讨生活,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报喜不报忧,那些委屈的话只能藏在心底,我不敢让妈妈知道,不想她再为我伤心。

决定分手,各奔天涯

现在的我只剩下后悔,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听那个女人的话,被猪油蒙了心,总觉得自己能用爱心感化浪子,可现在呢?我连跳楼的心都有。为了面子,我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什么话都不敢说,心里的包袱一天比一天沉重,好累,真的好累。

离婚也没那么容易。当初我们是在老家领的结婚证,路途遥远,回去一趟也不容易,而且亲戚朋友都知道我结婚的事情,这还不到一年,闪婚闪离不是我的风格。最重要的是,文伟没有家庭,没有亲友,一定不会痛快地放我走。动心眼我不是他的对手,吵架我没有他的口才,怎么办?只剩下满腹牢骚。

这样的日子过得绝望,连文伟都有些累了。前段时间我们又大吵了一架,吵完之后,文伟竟主动提出了离婚。我一方面觉得释然,另一方面却又倍感凄凉:难道就这样散了?

那天晚上我下班回来得早,顺路买了些菜,想给文伟做顿好吃的,马上就要离婚了,好聚好散。到了家里,我发现文伟正躺在床上睡觉,便没去打扰他,自己到客厅里看电视。文伟醒来后看到窝在沙发里的我,立马暴跳如雷。他骂我没有良心,连他生病了也不管,“这还没有离呢,就急着让我死啊?”

我又不知道他生病了,他大吼大叫,我就跟他吵了两句,然后俩人便动起手来。文伟用拳头不停地砸向我的脑袋,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。踉踉跄跄地奔进厨房,随手拿了把菜刀出来自卫。文伟依然追着我打,情急之下,我胡乱挥舞着菜刀,竟然砍中了他的胳膊,顿时血流如注。文伟摔门而去,脸色铁青,也许这次的流血事件会坚定他离婚的决心。

我已经做了决定,尽快和文伟办理离婚手续,希望一切都顺利吧。这段短暂的让我学会了很多,只怪自己蠢,连简单的都经营不好。现在,想到分手竟有一丝不舍,毕竟,一日夫妻百日恩。唉!算了吧,做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,祝福文伟吧,同时,跟他的胳膊说声对不起。

回复

不怕男人穷,就怕男人骗。丁珰的悲剧就在于她找了个撒谎成性的男人,生活陷入了无尽的谎言中,亦真亦幻,难辨虚实。如果已经走到尽头,离婚大概是最好的选择,离婚后的日子也不是地狱,困难的是如何迈出第一步。对于丁珰来说,离开也许就是重生,机会无处不在。鼓足勇气,做个坚强的女人。